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鹽圩子里的兒時記憶
發布時間:2019-09-16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
 □  張明建

一直以來,總想寫點關于兒時記憶的文字。每當執筆寫時,老家門口那片鹽灘地總是在我的腦海里縈繞。至此,兒時的記憶,猶如潑墨畫一般揮灑在我的心田。

我出生在鹽場的一個圩子里,圩子的周圍是大片的鹽灘,在那里度過了我的童年和少年。每年夏季都會跟我的小伙伴們,在鹽灘地的溝溝洼洼、大小渠道里捉魚。鹽灘的咸水中滋生著沙光魚,頭大尾細,像個棒槌。我們拿著各種工具,站在滿過小腿的咸水中,光腳踩著咸泥皮,看著驚慌失措的魚兒在腿間穿梭,便一窩蜂的揮著工具圍過去,驚的沙光魚四下散去。不消半天功夫,便夠一家人美美地吃上兩頓,大家或用水桶、或攜草框、或提網兜,盛著各自的戰利品往家回。

傍晚的鹽圩子里氤氳繚繞,空氣中充滿了濃濃的魚香味。收了工的圩下人,坐到桌前,倒上一杯“云山”白酒,就著泥螺、蟹渣,邊吃邊喝,談著鹽圩的事。酒足飯飽的人們,搖著蒲扇圍在鹽灘邊,談古論今,納涼消暑。孩子們圍著大人來回戲耍,躲找找、搗拐、翻單背,玩得不亦樂乎。

隨著夜深風停,我也在母親的懷抱里睡著。不知何時,一波滋滋的電流聲傳進耳朵里,突然屋內墻壁上的喇叭傳來急促的喊聲:“所有人到灘頭,所有人到灘頭,準備拉布子…….”這時隱隱約約聽到外面傳來沉悶的雷聲,朦朧中看到母親匆忙的抓起雨衣往外跑。刮風下雨的天氣,是圩子里鹽工最忙的時候,哪怕外面打著響雷,鹽工們也不要命的往灘頭跑,因為圩子里的人們都靠著這片鹽灘生活,他們要在雨下之前為鹽田里的結晶池穿上“雨衣”。滾滾的轟隆聲越來越近,房頂上空“咔”的一聲巨響,我看到打閃的光照進房間,外面風雨大作,電閃雷鳴,“啪嗒嗒……叮咚咚……咚咚……”豆大的雨點緊接著傾盆似倒了下來,聽著外面的雨聲,我不知不覺中又沉沉的進入了夢鄉。

當東邊微露晨曦,鹽圩子又開始了新的一天,人們已早早在灘池里忙碌,而我還在夢里跟小伙伴一起玩耍。

【返回上一頁】
日本一级特黄大片。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